新北39歲全職太太「10年連生六胎」,老六在浴缸出生,公婆哭求:別繼續生了

gx 2022/11/05 檢舉 我要評論

2022年,一對台灣夫妻正叉著腰在家里吵架,而在他們周圍,六雙小眼睛正在炯炯有神地盯著他們。

他們就是參演了台灣真人秀節目《誰來晚餐》的郭詩薇和許宏勛。

這對夫妻10年生育了6個孩子, 為了省錢,他們的小兒子直接是在浴缸里出生的。

但即便如此,這對夫妻依舊還是想再生,郭詩薇更是直言:我其實很幸福。

就在他們準備再次備孕時,郭詩薇的公公婆婆卻強烈地表達了反對情緒。

「一輛車只能坐七個人,你們要是再生,車里真的坐不下了,再者,孩子們長大以后的學費你們要怎麼處理?難道要讓孩子們大學一畢業就背上巨額助學貸款嗎?」

和公公婆婆商議無果后,夫妻二人先后扭頭回了臥室。

為什麼這對夫妻要一直生孩子呢?他們的家庭日常生活又是怎樣的?

這對80后夫妻,妻子名叫郭詩薇,台灣新北市人,39歲,在一家醫院任陪產員一職。

丈夫許弘勛和妻子同歲,是一家日本房產中介公司的售賣員,掌握著一家人的經濟命脈。

不走尋常路,是這對夫妻養育6個孩子的基本準則。

無情、斤斤計較,雙標,是他們貫徹到底的教育理念。

和大多數父母「我生了你,就要給你最好的」理念不同的是,這對父母秉持的理念是, 「我生了你,你一定要盡你自己最大的能力養活你自己。」

他們可以一邊說著我愛你,一邊在心底盤算「怎麼讓孩子付出」。

之所以秉持著這樣的原則,表面上看是經濟拮據惹的禍,但實則這一切都是母親郭詩薇的「計謀」。通觀全局,眾人會發現,郭詩薇的心,著實比海水還深。她才是那個幕后的真正隱藏大佬。

2012年出生的大女兒許盼昕對這一切的感受最深。許盼昕的性格偏男孩兒,穿著打扮也比較偏男孩風格。她留著一頭利落的短髮,平日里干什麼幾乎都是一個人。

自己一個人乘出租車去買菜、帶妹妹上學、回家一個人收拾家務,幫媽媽拖地、做飯,甚至去牙科診所看牙都是自己一個人。

平日里,她最大的興趣愛好是彈鋼琴。家里角落處放著的那架鋼琴,是郭詩薇夫婦攢了好幾個月的錢專門為她購置的。

有人質疑到,家里的經濟來源主要由爸爸負責,一個人養8口人,溫飽估計都是問題,怎麼還有多余的閑錢去買鋼琴呢?

終歸,理念不同。再者, 買不買得起是一回事,愿不愿意買又是另外一回事。郭詩薇夫婦愿意出這個錢。

于大多數人來說,柴米油鹽的生存和彈鋼琴、跳舞這樣的典雅生活之間根本不可能共存。但對于郭詩薇一家來說,卻并非如此。

在郭詩薇看來, 生存其實是為了更好地生活。那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,將生活提早并入到生存里來,完全可以啊。

他們當下是買不起這架鋼琴,但這并不影響他們幾個月后,用伙食費,旅行費,為孩子購入這架鋼琴。

說白了, 本質原因根本不是買不買得起的問題,而是愿不愿意為孩子付出這份心的問題。

二女兒許悅聆和大姐完全不同,她生于2013年,平日里梳著兩只可愛的羊角辮,留著齊劉海,性格活潑開朗,是一家人的歡樂源泉。

到底是跟著姐姐長大的。許悅聆平時很懂得「察言觀色」。

看姐姐做家務,她會屁顛屁顛跑過去一起幫忙;看姐姐幫媽媽拖地,她會跑在前面幫姐姐放好桌椅板凳;看姐姐開始做功課,她也會拿出書包,坐在姐姐旁邊……

太陽上班時間長了,難免想有罷工的一天。那天是2014年,郭詩薇夫婦的老三剛出生40天之際。

老三許沛陽是個男孩。那天郭詩薇正像往常一樣照顧著他。

「突然,孩子的呼吸特別不順暢,當我把他抱到醫院的時候,已經回天乏術了。」提起當日的那一幕,郭詩薇至今都心如刀絞。

許沛陽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,最終還是沒能活下來。郭詩薇再也沒能聽見過兒子的哭聲。

出事后,公公婆婆、丈夫許弘勛先后趕到了醫院。

「人和人竟是如此不同,人和人的差別,遠比人和狗之間的差別大」,是那天郭詩薇最深的心理感受。

她沒想到上午還健健康康的孩子,轉眼間就沒了呼吸,沒了心跳。

她更沒想到,她本以為婆家人會對他埋怨、痛斥一番,畢竟這是他們的第一個孫子。

但公公婆婆一見她,就急忙蹲下身,連連安慰她道,「沒關系,這也不是你的錯。」隨后,婆媳二人抱著哭成一團。

丈夫許弘勛更是全程都沒提及這個話題,只是忙前忙后地收拾著關于孩子的一切。

回家后,郭詩薇要哭,他便抱著她哭。郭詩薇想出去散散心,他便陪著出去。 許弘勛用自己的耐心一點點驅散了郭詩薇心中的陰霾。

事后回憶起這一幕,許弘勛只是說,「這是他婚禮上答應過妻子的。」婚禮現場,許弘勛向郭詩薇誠懇地說道。

婚姻不比愛情,枯燥瑣碎才是它的日常, 但即便如此,我也愿意用我所有的耐心,陪你打完這場仗,走完我們的下半生。

當時的郭詩薇感動是感動,但心里是質疑的。男人的花言巧語她聽多了,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幾個?

郭詩薇的原生家庭很糟糕,她其實是一個私生女。

因著母親不負責任的緣故,她在幾個月大的時候就被扔到了一戶保姆家,直到二年級的時候,她才重新被接回到母親身邊。

丈夫許弘勛為了盡快讓妻子走出陰霾,向郭詩薇提議道,「要不我們再生一個小孩吧。」 許弘勛的一片暖心被郭詩薇理解成了,想要用第四個孩子來抹殺掉第三個孩子的存在。

然而僅僅不到半小時后,郭詩薇就由之前的歇斯底里轉為了之后的欣然允之。

「他存在過,這是任何人都改變不了的事實。他也一直存在著,只是他換了一種存在形式而已。

「他始終都是我們這個家庭的一員。我們只是再在這個孩子存在的基礎上,迎來我們的第四個孩子。」這是當時郭詩薇成功勸服妻子的關鍵要義。

「人向來是最會騙人的,本質是因為人愛人。如果不這麼說,我不確定妻子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走出當日的痛苦。」事后回憶起這一幕,許弘勛坦言道。

很快,四女兒許睦暄出生了,家里又恢復了往日的歡聲笑語。 為了讓小女兒有一技之長,夫妻倆給她報名了一個舞蹈班。

許睦暄在跳舞上很有天分,一個動作她基本上學一兩遍,就能將其很好地復述出來。

為了將舞蹈跳地更有韻味,平日里她會拉著大姐許盼昕為自己伴奏。琴聲起,舞蹈至,是郭詩薇家中經常能看到的一幅畫面。

因著小妹的緣故,許盼昕練琴練累了,也會時常下一下腰,壓一下腿來放松一下自己的身體,緩解一下疲累。

老五也是個男孩兒,今年4歲,名叫許立哲。

或許是因為家里都是姐姐的緣故, 許立哲的性格更偏向女孩兒,心思溫柔細膩,愛撒嬌,平日里也盡是玩些布娃娃之類的玩具。

姐姐們會經常給她扎小辮兒、戴發卡、穿花裙子,甚至還會給他起一些女孩兒的名字。

許立哲性格偏女孩兒是真,但私下里,他卻更喜歡粘著爸爸和爺爺。母親郭詩薇無法理解這一點,她覺得許立哲這個孩子有點雙性。 她比較擔心許立哲以后的擇偶觀。

不過,這個問題并沒有困擾她多久,因為很快她最小的兒子許毅暟就要出生了。

當時考慮到經濟因素,再加上郭詩薇覺得自己已經生過四個孩子,經驗足夠了, 夫妻倆便決定在家里的浴缸里分娩這個孩子。丈夫許弘勛提前請來了助產士。

分娩時,妻子郭詩薇坐在浴缸里,丈夫許弘勛則在后面抱著她, 家里的其他四個小成員通通圍在浴缸旁邊,見證媽媽分娩弟弟的那一刻。

在助產士的指導下,幾個小時后,小毅暟成功出生。

就在眾人剛松了口氣時,問題突發而至。原來是四兒子許立哲看浴缸里水過紅,一時被嚇到,尖叫了出來,這也是郭詩薇至今都一直頗為自責的一件事。

她本是想讓四個孩子見證弟弟的出生,卻不料竟會嚇到孩子。

都說孩子生得越多,經驗越豐富,帶孩子也就順心。

但對于郭詩薇來說, 她生得越多,反倒是越發不會帶孩子了

「我現在特別期待孩子的哭聲,孩子不哭,對我來說就意味著不好的事發生了。」這也是郭詩薇當今一旦發覺小兒子長時間不哭,就頭皮發麻的原因。

帶大女兒和二女兒的時候,郭詩薇只覺得孩子哭鬧是一種煩躁, 但現在,郭詩薇只覺得孩子哭鬧是一種恩典。

雖說失意才是生活的全部,郭詩薇經歷了那麼多,自然也知道這一點,但奈何,她心中自始至終還是無法接受小兒子離去這一事實。

每次看到小兒子,她都會想到她的小老三。

為了不將自己的情緒流露出來,郭詩薇只能在角落里偷偷地想。

宣泄完后,再收拾好自己的情緒,打開門走進其他五個孩子的世界里。

郭詩薇以為她所做的一切天衣無縫,但實則丈夫許弘勛通通都知道。

為了保護妻子心中的這方天地,許弘勛只是當做什麼都沒看見,任由她在這片天地里做另一個自己。

為分擔妻子的壓力,丈夫許弘勛曾提出過讓公公婆婆,或者請保姆幫忙照顧照顧孩子,但都被郭詩薇一一否決了。

在郭詩薇看來,孩子們長大后,她就是想要被孩子們麻煩,孩子們也不會麻煩她了。 離別必定是她和孩子們一生中會經歷的最多的一件事情。

趁現在孩子們還小,離不了家,需要她,她能多陪一會是一會。

郭詩薇很聰明, 她帶孩子的原則絕不是大多數家庭那種「一個人圍著五個孩子轉」,而是,大家各自圍著自己轉。

有多大本事吃多少飯,有多少能力換多少薪水,是郭詩薇的主要引導原則。郭詩薇設立了「賺薪水」規則。

郭詩薇將人人生而不同,但天生我材必有用原理,發揮到了極致。孩子們平日里想買東西,可以,但他們得拿自己賺到的薪水去買。

孩子們賺薪水的方式是盡可能的幫助家里做家務,通過做家務的方式來賺取薪水。

家里的廚房處貼著一張家務薪水記錄表,上面一一記錄著每個孩子做家務的情況。

做一次家務畫一個圈,兩個圈可以換一個對號,一個對號價值五元台幣。大女兒和二女兒做的家務最多,所換到的錢也最多。

同時,郭詩薇還支持孩子們之間相互「借錢」。

一次,二女兒要在書店買一個20塊錢的一個卷筆刀,奈何她當時錢不夠,向郭詩薇求助,郭詩薇直言,「你和姐姐兩個之間自己解決。」

最終,二女兒向姐姐借了20元台幣,許諾之后做家務賺到錢后,再歸還給姐姐。

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。在郭詩薇眼里既能調動孩子積極性,又能讓孩子鍛煉孩子自理能力的這一制度,卻被廣大網友各種詬病。

其中最大的爭議聲當屬, 他們認為「賺錢做家務」這一行為會激起孩子們的功利心理。另外,網友們對郭詩薇家里表達「謝謝」這一要求也頗為不滿。

郭詩薇家里, 孩子們會經常講一些「謝謝,我愛你」之類的話。一次,爸爸下班回家,五個孩子先后和爸爸相互擁抱,之后還為爸爸唱了一首歌。

在網友看來,郭詩薇家里的這一感謝環節過于刻意,很矯揉造作。郭詩薇自然也看到了網友們的這些回復,隨后,一笑置之。

紙上談兵是人人都會做的事。 養育小孩子這件事,不論你怎麼做都會有遺憾,她只是盡她自己最大的能力帶好她的五個孩子,好與壞她自己心里知道。

況且,各路網友又了解她家里真實情境的幾分呢,就在這里大肆發表言論。

郭詩薇支持不同的聲音存在,但她同時也堅定自己。畢竟,那麼多的風浪她都過來了。 如果可以的話,她還想繼續再生,迎接她的小老七。

郭詩薇的選擇正確與否,旁觀者很難去評判,畢竟每個人都有選擇生活方式的權力。

希望郭詩薇一家人能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!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